怎样摆脱作文时无话可说的窘境

2018-09-02 09:27:21

初学作文,或者作文水平不太好的学生,在写作过程中,总有个瓶颈难以突破,那就是无话可说。无论是小学生作文还是中学生参加中考高考,都有个字数要求,或500、600,或700、800,为了达到这一要求,人们总是告诉学生:要多读呀。要多写呀。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啊。“胸有诗书气自华”啊。等等等等,不一而足。而事实上呢,现在的学生,有几个读书很少?比起古代的抄书而读,借书而读,现在的学生真不知道要比古人多读多少书了。加上现在这信息时代,电视的普及和英特网的入户,还有谁不是学富五车?很多的男生女生,他们在闲聊时侃侃而谈,口若悬河,而写起作文来了又比挤牙膏还艰难,这又是为什么呢?笔者综合自己的教学体会,及对这些学生作文的观察,发现他们都有一种作文不同于说话的观念。一到写作文,他们总是端起架子,怎样开头,又怎样结尾,这样一套,那样又是一套。而结果呢?写了第一行,不知道怎么写第二行。

怎么摆脱作文时无话可说的窘境呢?我觉得下面几种办法可以一试。

一、 意识流动法

意识流的概念最早由美国心理学家威廉•詹姆斯所提出。他认为人的意识活动不是以各部分互不相关的零散方法进行的,而是一种流,是以思想流、主观生活之流、意识流的方法进行的。同时又认为人的意识是由理性的自觉的意识和无逻辑、非理性的潜意识所构成;还认为人的过去的意识会浮现出来与现在的意识交织在一起,这就会重新组织人的时间感,形成一种在主观感觉中具有直接现实性的时间感。法国哲学家柏格森强调并发展了这种时间感,提出了心理时间的概念。奥地利精神病医生弗洛伊德肯定了潜意识的存在,并把它看作生命力和意识活动的基础。他们的理论观点,促进了文学艺术中意识流方法的形成和发展。后来人们发展了它并用来创作小说。法国作家普鲁斯特、英国作家伍尔夫都是意识流小说作家,我国的王蒙也写作意识流小说。以伍尔夫的小说《墙上的斑点》和王蒙小说《春之声》为例,我们可以看出:它们按照意识的流动写作,把相关的内容写进小说,用以表达主题。

细读《墙上的斑点》,我们可以明显地感觉到这种“事物中的相互连贯”。在《墙上的斑点》一文中,作者主要采用了两种流动方式,一种是跳跃式流动,一种是连环式流动。跳跃式流动又分为两类,第一类是平行跳跃流动,即事物与事物之间处于一种平行的关系。例如鸟笼子、铁裙箍、钢滑冰鞋、安女王时代的煤斗子、弹子戏球台、手摇风琴、珠宝等,这些事物可以随意编排,不存在排序上的先后。另一类是层进式的跳跃流动,即事物之间存在着浓淡深浅高低大小早晚等关系,例如斑点——钉子——肖像画——老房子——旧房客——火车上所见等等,这些事物无论是它的形式还是意义,都具有一定的层次性,是不能任意排列的。连环式流动,类似于我们修辞学上的“顶针”,即由前一个物象引出后一个物象。例如古冢——坟墓或营地——白骨——收藏家(收藏白骨)——牧师(与收藏家通信)——老伴(借考证带老伴旅行)——樱桃酱、书房(此时老伴正想做樱桃酱或收拾书房)——营地或坟墓(牧师的希望)等,可以说这些物象都不是凭空产生的,而是由一件事引发出另一件事,它们之间具有一种密切的连环关系。

同样,王蒙的《春之声》也是运用意识流的写作手法创作的。我们来看一段文字:“他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回过家乡了。谁让他错投了胎?地主,地主!一九五六年他回过一次家,一次就够用了——回家呆了四天,却检讨了二十二年!而伟人的一句话,也够人们学习贯彻一百年。使他惶惑的是,难道人生一世就是为了做检讨?难道他生在中华,就是为了做一辈子检讨的么?好在这一切都过去了。斯图加特的奔驰汽车工厂的装配线在不停地转动,车间洁净敞亮,没有多少噪音。西门子公司规模巨大,具有一百三十年的历史。我们才刚刚起步。赶上,赶上!不管有多么艰难。哞,哞,哞,快点开,快点开,快开,快开,快,快,快,车轮的声音从低沉的三拍一小节变成两拍一小节,最后变成高亢的呼号了。闷罐子车也罢,正在快开。何况天上还有三叉戟?”

看吧,这种随着意识的流动而写作的方法,不是很好学习吗?

下面是学生仿写的一段题为“我多想有一片自由天地”的文字:

一张51分的数学试卷。一张53分的化学试卷。监考老师严峻的脸。又是可恶的一元二次方程,把人吓死了。电视节目是《京都记事》,父亲不让看。闷热的夜让人烦躁,蚊子在灯下乱飞,啪!多疲劳啊!硫酸铜分子式,氧分子有两个原子。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。我只有一个脑子,却要记这么多的文字!板凳要坐十年冷,文章不写一句空。十年寒窗苦用功,一次考试定龙虫。《大泽龙蛇》。龙乎虫乎?非龙则虫!砰!窗子被风吹开,草稿纸就像那银色的蝴蝶满屋乱飞,我要是一只蝴蝶该有多好?

这段文字反映的是朝气蓬勃的少年被应试教育折磨得精神失常,思路不畅而灵气全无的状况。而这个效果,和作者运用了意识流的写作手法是分不开的。

二、 聚焦演示法

所谓聚焦演示法就是一事物的整体按时间地点事件人物等不同角度,分成若干小步骤,而后聚焦在这些小步骤上,一部分一部分来写。

且看《红楼梦》中一段文字:

只见一个媳妇端了一个盒子站在当地,一个丫鬟上来揭去盒盖,里面盛着两碗菜。李纨端了一碗放在贾母桌上。凤姐儿偏拣了一碗鸽子蛋放在刘姥姥桌上。贾母这边说声“请”,刘姥姥便站起身来,高声说道:“老刘,老刘,食量大如牛,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。”自己却鼓着腮不语。众人先是发怔,後来一听,上上下下都哈哈的大笑起来。史湘云撑不住,一口饭都喷了出来;林黛玉笑岔了气,伏着桌子嗳哟;宝玉早滚到贾母怀里,贾母笑的搂着宝玉叫“心肝”;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凤姐儿,只说不出话来;薛姨妈也撑不住,口里茶喷了探春一裙子;探春手里的饭碗都合在迎春身上;惜春离了坐位,拉着他奶母叫揉一揉肠子。地下的无一个不弯腰屈背,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,也有忍着笑上来替他姊妹换衣裳的,独有凤姐鸳鸯二人撑着,还只管让刘姥姥。刘姥姥拿起箸来,只觉不听使,又说道:“这里的鸡儿也俊,下的这蛋也小巧,怪俊的。我且(上为入,下为肉)攮一个。”众人方住了笑,听见这话又笑起来。贾母笑的眼泪出来,琥珀在後捶着。贾母笑道:“这定是凤丫头促狭鬼儿闹的,快别信他的话了。”

这段描写,就像电影镜头扫过,逐一聚焦在同一事件中某一个人的身上,使该人物得到恰当的表现,从而使读者印象非常深刻。

下面这篇《种苞米》也是用聚焦演示法写的。

谷雨已过,立夏将临,正是种苞米的好时节。村子里家家户户都开始种苞米了。

爷爷精通农事,是我们家种田打头领墒的。太阳刚在东山尖露头,爷爷就领着家里人去种苞米了。你瞧,爷爷弓腰挖埯,手中的锄头像公鸡啄食似的上下不停地举动着,岁着沙沙的声响,爷爷脚下平整的土地上出现了一个个深浅一致、远近相同的苞米坑。

施肥的劳动量大,一筐肥足有六七十斤,干起来很累人的,自然叔叔来做最相宜。叔叔勤快,肯卖力。这时,他紧跟着爷爷的背后,用箩筐施肥。他先把箩筐托在大腿上,再用手把着箩筐,蹒跚地走到爷爷挖好的埯前,将箩筐上下有节奏地抖动起来,肥料均匀地撒在了苞米坑里,为将要生长的苞米种子准备好了干粮。

妈妈在叔叔后面点种,如数家珍一般。她左臂挽着种蓝,用右手仔细地点种。她飞快地从篮子里抓出种子,点进湿润的地里,动作娴熟而又轻快。妈妈笑盈盈的脸上闪烁着晶莹的汗珠,洋溢着劳动的愉快,寄托着丰收的希望。

姑姑用锄头小心地将爷爷挖出来的一小堆一小堆新土扒拉进埯里,轻轻地推平,那动作就像绣花一样。

这段文字,作者就是将“种苞米”的过程加以分解,分别聚焦到每一个人的动作神态,进行描写,使得简单的“种苞米”变得生动起来。

三、尺水兴波法

先看一个例子:美国一家杂志社以3000美元奖金征文,应者甚众。结果中奖的竟是一封电报:

伊莉薇娜的弟弟佛莱特伴着她的丈夫巴布去非洲打猎。不久,她在家里收到电报:“巴布猎狮身死。”

伊莉薇娜悲不自禁,回电给弟弟:“运尸回家”。3个星期后,从非洲运来一个大包裹,里面是一个狮尸。她又赶发一份电报:“狮收到,弟误,请寄回巴布尸。”

很快得到了非洲的回电:“无误,巴布在狮腹内。——佛特莱”

这篇小说一波三折,扣人心弦。如果平铺直叙地从“本面”写:伊莉娜的丈夫去非洲打猎,不幸死于狮口,这样就一览无余,索然寡味了。

这种写法就叫做“尺水兴波”。文章故意将一个比较简单的事件写得曲曲折折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使读者总是处于阅读的兴奋之中。当然,这样也就自然地展开了写作思路,增加了文章的内容,

《水浒传》第三十六回“船伙儿夜闹浔阳江”一段,把宋江被人追杀写得曲曲折折,令人荡气回肠:宋江心善,打发卖艺人五两银子,结果得罪了当地恶霸,因而几次投宿住店,店家都不敢留他。是第一波。后来隐约看到灯光,寻到一个村庄要住,却又正好是追他的恶霸的家!这是第二波。掇开屋后墙壁,往树林深处小路逃去,却被大江拦住。这是第三波。央告艄公,好不容易上了船,那艄公却与追来的人熟悉,他们从船板下摸出兵刃,要置宋江于死地,这是第四波。

这种写法很好运用到作文中去。比如写作“上学路上”,就可以写成:我去上学,突然黑云压城,大雨就要来临;刚好有车经过,心中高兴,却是长途汽车,扬长而去;拼命往前跑,想到前面躲雨,偏偏鞋带断了,怎么也跑不快;前面走着个举着一把大伞的人,近了一看,却正好是昔日闹过矛盾的同学……

四、 联系拓展法

为了使文章内容更丰富,主题更鲜明,作者常常运用联想拓展思路。具体做法是,运用补叙、插叙的形式,回忆联想与当前事物相关的人或事,使之成为文章的有机组成部分。一般的写法是:眼前某事物——回忆某事物——联想某事物——眼前某事物。使用这种写法来写作的散文很多,像黄河浪写的《故乡的榕树》,壶井荣写的《蒲公英》,巴金写的《灯》都属于这一类。一般来说,单个事物性名词的命题作文,都可以运用这种方法来写作。比如“桥”可以写成:眼前的桥——回忆小时侯玩耍过的一座桥——联想到这座桥的修建者——和这桥有相似点的人——回到眼前这座桥;“伞”可以写成:手里拿着的一把伞——回忆这把伞的来历——联想到送伞给我的这个人——像伞一样的保护者;“泉水”可以写成:家里挂着的一幅题为“泉水”的画——农民引泉水灌溉农田——山村教师挑泉水给学生喝——母亲喂奶给儿子吃——爷爷教育我成材……

这种联想拓展很好地反映了人们的思维程序,又切合了散文形三神不散的特点,因此,人们也用得比较多。而读者在阅读时,由于有一个具体的事物贯穿在文章中,就总能给人一种中心突出,线索鲜明的感觉。这种作文出现在考场作文中也就比较容易得高分。

上面介绍的四种方法都可以用来结构文章,也可以用来拓展段落。但一般地说,第一种方法如果用于考场作文的整篇文章,还是要慎重些才好。因为意识流动的写作方式,比较新型,不是每一个老师或者说阅卷者所接受,全文都是意识流动,恐怕给人以缺少中心、莫名其妙的感觉。所以,最好只是在写作某个段落时运用。而在结构文章时,采用后面三中方式。

摆脱作文时无话可说的窘境,拓展作文思路,当然不止上面四种方法,写文章也不可以拘于定法。但从教和学的角度来说又必须有章可循,使教师教得轻巧,学生学得愉快,才能省时省力,事半功倍。作文教学不仅要揭示方式方法,更重要的是要注重作文教学的“实践性”、“示范性”,让学生把学到的方式方法习惯地自觉地运用到自己的写作实践中去,从而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,由登堂而入室。